当前位置:首页
> 新闻资讯 > 媒体聚焦
视力保护:
中国电力报:新疆院南阳-荆门-长沙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线路工程线勘外业纪实
来源:新疆院 作者:张新燕 孙华伟 李明 日期:2019-08-05 字号:[ ]
  近日,南阳-荆门-长沙1000千伏特高压线路工程直升机应用可行性研究交流会在北京召开。国网通用航空公司通过对南阳-荆门-长沙特高压交流输电线路的初步分析,选择了由巴西美洲杯规划设计集团新疆院(以下简称“新疆院”)承担设计的包6(岳阳县与汨罗市交界-长沙站标段)开展直升机应用研究。

不怕山高路远  不畏艰难险阻

  “应用直升机参与工程施工,可见这个标段施工的难度之大,而这种困难在我们进行线勘外业工作时就有切身的感受了。”新疆院工程设总张鹏介绍道。
  2019年春节刚过,新疆院线勘工程组跨越3800公里的空间,来到了湖南境内汨罗江两岸的深山密林,在这里连续开展外业工作近四个月。据了解,为响应国家封山育林的政策,这里很多山梁二十多年都没人上过了,那就意味着工程组要在这里踏出多条路,再给铁塔选出一条合适的线路。
  山上苔藓丛生,异常湿滑,工程组人员手脚并用都很吃力,还得扛着仪器,脚下经常打滑,为防止意外滑落,常常几个人连在一条绳索上前行。由于植被茂密,山上信号一直都很弱,往往为了能找到信号,工程组人员要爬上十几米高的大树,砍去树冠茂密的树枝才行,还要不停变换测量仪器的位置、角度,才能完成一个点的数据采集。
  密林底部的枯枝刺藤,灌木丛中各种带刺植物,也给工程组人员带来了不小的麻烦,挡住去路不说,隔着衣服都能在身上留下一道道血口子。山野里的蚊子难得见到人血,闻到气味,蜂拥而至,每每感觉痛痒,轻轻一拍,便是一手的血。最让人害怕的还是从草丛中突然窜出的各类蛇,大王蛇、眼镜蛇、银环蛇、五步蛇......
  “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后怕!”贾自甜就曾碰到了一条银环蛇,回驻地上网一查,毒性极强,为陆地第四大毒蛇。“当时感觉身上的汗毛瞬间就炸起来了,脑子一片空白。”贾自甜现在谈起那天的情形,仍心有余悸。

做执着的追梦人  不将今日负初心

  连续100余天,或雨淋、或炙烤,爬峻山、涉河水,穿密林、战蛇虫,工程组承受的工作强度常人难以想象。
  “晚上做梦都是那几座山头。”定位工作中,电气主设人谭侃早上七点之前安排好当天的小组任务,白天背着电脑跑现场,塔位有问题随时准备看图换方案,晚上还要选第二天的路径。“一个塔找不到合适位置,整个直线段内的塔位都要重新选择我一个人多做准备,可以及时根据现场情况选定方案,能大大节省时间。”
   为了减轻地质专业外业工作量,物探专业需要采用物探方法来揭示各塔位的覆盖层,但碍于工程设备和人员的不足,每天只能完成2-4个点位的塔基工作,物探专业主任工程师张亚宁嗓子嘶哑,满嘴血泡。
  “当初选择做一名勘测人,就是选择默默无闻、吃苦耐劳,就是要用实际行动诠释勘测人的初心和使命。”张亚宁工作至今,已快三十八个年头。三十八年来,那份初心不曾改变,那就是认真做好每一次测量,记好每一组数据……
   甘于奉献的精神种子也传到了年轻人身上。李明是张亚宁的徒弟,也是工程组最年轻的同志,承担着这个项目所有塔位电阻率的测定工作。他脚上的伤口感染,也只到医院稍作处理,又继续投入到项目中。在这期间,他还去了河南、内蒙等工程进行支援。
  “目前勘测室物探专业仅有我和师傅两个人,师傅马上就要退休了,还坚守在项目上,每天上山下山,不辞劳苦,如果我休息了,那就只剩下师傅,我实在不忍心看着他那么大年纪了还和我们一起拼。”李明对此很坚定,原本计划的提亲也是一拖再拖。
   一个个优化方案,一项项攻克难题,在工程组人员的通力协作下,项目外业工作如期完成,新疆院人更多的足迹留在了中国美丽的电力版图上。他们带着“心中有多少真情,脚下就有多少泥土”的憧憬和期盼,坚定前行。
  《中国电力报》第6版 2019年7月30日

 
 报道截图:

  
  《中国电力报》第6版 2019年7月30日


打印】 【纠错】 【关闭

  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